首页 >冒险游戏

古文诗词鉴赏螽斯

2019-11-10 20:13:36 | 来源: 冒险游戏

螽斯

朝代:先秦

作者:佚名

螽斯羽,诜诜兮。宜尔子孙,振振兮。

螽斯羽,薨薨兮。宜尔子孙。绳绳兮。

螽斯羽,揖揖兮。宜尔子孙,蛰蛰兮。

螽斯译文及注释

作者:佚名

译文

蝈蝈绿翅振,聚来鸣好音,你的众子孙,多得连成群。

蝈蝈绿翅振,轰轰唱好音,你的众子孙,延绵万年长。

蝈蝈绿翅振,相聚共纷纭,你的众子孙,和睦心欢乐。

注释

螽斯

螽斯羽,诜诜shēn兮。宜尔子孙,振振兮。

螽斯羽,薨薨兮。宜尔子孙。绳绳兮。

螽斯羽,揖揖兮。宜尔子孙,蛰蛰兮。

螽zhōng斯:有时也被称为蝈蝈,外表像蝗虫,但螽斯是直翅目螽斯总科,蝗虫是蝗总科。螽斯科为渐变态昆虫,一生要经历卵、若虫和成虫三个阶段,成虫通常在7~9月为活跃期,主要栖息于丛林、草间。成虫植食性或肉食性,也有杂食种类。螽斯发出的各种美好的声音,是靠一对覆翅的相互摩擦构成的。能够发出声音的只是雄性螽斯,雌性是“哑吧”,但雌性有听器,可以听到雄虫的呼唤。

诜shēn:〔~~〕古同“莘莘”,众多。

宜:适合;适合。

振振zhèn zhēn:仁厚貌。

薨薨hōng hōng:象声词。众虫齐飞声。《诗·大雅·緜》:“捄之陾陾,度之薨薨。”

绳绳mǐn mǐn:形容接连不断,绵绵不绝貌。。”《老子》:“绳绳兮不可名,复归於无物。”

揖揖yī yī:群聚貌;众多貌。宋 欧阳修 《别后奉寄圣俞二十五兄》诗:“我年虽少君,白发已揖揖。”

蛰蛰zhé zhé:众多貌。唐 李贺 《感讽》诗之5:“侵衣野竹香,蛰蛰垂叶厚。”

螽斯赏析

作者:佚名

该诗从3句“宜尔子孙”可以看出是一首祝愿诗,但具体是在甚么场合下的祝贺?是泛泛而论的祝愿?还是特有所指?这种祝福反应了当时社会甚么风气?

诗中的作者为了引出自己的祝贺,三次形象地描述了螽斯的细节特点,“诜诜、薨薨、揖揖”。这表明作者对螽斯的习性非常熟习,所以作者应该是质朴的乡野中人,可以从《诗经.豳(音bīn)风》看出乡野平民一年的繁忙劳作,而且螽斯一般在7-9月份活跃,这个时节的劳作诗异常繁忙的,应当没有空闲来进行泛泛的祝愿的,所以这个祝愿一定是在某种特定意义的场合下发出的,既然祝愿的内容是多子多孙,那这个特定的场合无非就是婚礼或生出小宝宝或小宝宝满月和过“百岁”之类,周人婚礼一般在秋冬,所以在这个螽斯薨薨的8、九月的祝福场合多数应是与小宝宝满月之类的性质。该诗字句简短,构思简单质朴,满是泥土气味当中还处处泄漏出盎然的喜气,这与当今宝宝满月之类的庆贺的气氛是相通的。如果到此肯定是给宝宝的祝贺,那作者又为什么仅仅用“振振、绳绳、蛰蛰”这类意思来祝愿?而不用诸如健康、茁壮等方面的词来祝贺?祝愿宝宝健康应当更合适吧?实际在这看似平常的地方,却泄漏出当时社会一种“重男轻女”的生育观念,因为 “宜尔子孙。绳绳兮”1句,完全可以肯定:祝愿的人是生了男宝宝的,“绳绳”本身就是“绵绵不绝”的意思,联系《诗经.斯干》:“乃生男子,载寝之床。载衣之裳,载弄之璋。其泣喤々,朱芾斯皇,室家君王。 乃生女子,载寝之地。载衣之裼,载弄之瓦。无非无仪,唯酒食是议,无父母诒罹。”应当不难理解当时这类生育观。固然这样的祝愿应当很讨主家欢心,虽然用不太雅的螽斯来比兴子孙,也进一步体现出作者和蔼、质朴的性情当中,还蕴还了深厚的生活经验与智慧,所以,作者不应该是一个没有经历的年轻知识分子,应该是一方乡野之人中还有着深邃智慧、还有有一定威望的领导者。

高亨《诗经今注》阐释:“《螽斯》是讽刺剥削者的短歌,以吞噬庄稼纷纭飞舞的蝗虫,喻抢夺劳动人民的粮谷的众多剥削者子孙,表达了平民的痛恨、、、”余以为此说可以存疑,考证螽斯与蝗虫,该而虫还有所区分,螽斯兼食部份害虫,给人的印象还不是很坏。另外,该诗整体的是祝愿气象,形象。用螽斯之繁比兴主家之绵延不绝,还是很容易被接受的,祝愿的用心很智慧,与“刺”的感觉不太符合。不太高亨以蝗虫引申给社会造成巨大压力的多子多孙还是有积极意义的,两千年来重男轻女、子孙绵绵的观念到今天给我们了深入的警省,如今的生育观念是“优生优育、只生一个”,庄子说“薪不尽,火不灭”,应该是人类整体生命的发展吧?

年龄灭国五佰余,华夏荼毒数十造。

螽斯文意俱荒疏,绳绳子孙更何考?

古文诗词鉴赏螽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