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单机资讯

一个男人和他的十年

2019-11-10 01:06:48 | 来源: 单机资讯

认识冰川是十年前的一个午后,咖啡馆、夕阳、朋友和闲谈。十年后的某天,听说他应邀回西安,以跨界大咖讲师的身份参加全人之美教育论坛的讲座,突然觉得时间很快,故人好远。

冰川是个有故事的人,我经历一些,也错过了一些;冰川是个有梦想的人,几经周折,从体制内到体制外,从教育出走再从教育回归。十年是个不长不短的日子,人生也就寥寥几个十年,冰川说任何时候,做任何选择,只要遵从内心那个最强烈的声音就好,人们善于把简单的事情复杂化,复杂的事情困难化,困难了就搁置了,当我们一旦把自己的梦想捆绑在外因上的时候,我们就失去了自己,更失去了实现梦想的一切可能。

他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这十年来他的每一次决定,都听从了内心,于是就有了荡气回肠、曲折缠绵的冰川的十年。

大胆离开 穿越人生的“虫洞”

2006年的夏天,作为1名优秀的不安分的人民教师的冰川,舍弃了体制内的种种“诱惑”,踏上了不知道要做什么的征途。

从常州的温热过度到西安的干热,夹杂着的是对过去三年教师生涯的决绝和对未来的茫然。当拖着沉重的蛇皮袋出现在西安火车站的时候,冰川说他一定是当时最煞风景的那个。如果一个人不明白自己想要甚么,那么最最少要能做到明白自己不想要甚么,当时的冰川就是第二种情况。搭上61路公交车,从西安的东北角横穿整个四方城,当车稳稳的停到“土门”的时候,他下车了,而目的地并不是土门,只是觉得土门像卡门一样富有戏剧性。

接下来的日子,左手肉夹馍右手华商报,他开始其实不漫长的求职路,和大多属求职者一样,遭遇谢绝、忍受酷热,这类艰辛在很多年后依然记忆犹新。所幸第一份工作来临的时候,他身上还有300元的积蓄。待遇情况是这样的,薪酬600,无合同、无社保、无奖金,最重要的是,无办公室,五个人工作的地方是一个狭窄的民用房。四个月后,也就是2006年的11月,当冰川将薪资奋斗到逼近1000元,给其他四个人做主管的时候,公司倒闭了,他又一次失业了。临走时,老板还欠了他半个月的工资。后来再想起这段经历的时候,冰川说,感谢每个给与你帮助的人,若不是那个老板,那四个月他会饿肚子;感谢苦难,在磨砺人类意志的同时,为前行指明了方向。

2006年12月,冰川成为优酷的一员,以兼职的身份开始了长达5年的优酷“服役期”。工资达到了1500,基本和之前体制内的待遇相等,他的工作内容也从最初的招募大学生为网站视频内容做分类整理和审核,变成了集招聘、薪酬、财务、行政、培训、清洁工为一体的“打杂人”。那个时期他吃在电脑前、睡在电脑前、就是这样“浑浑噩噩”的日子,让他在文娱和生活的荒原上,耕种出了生机盎然的沙漠绿洲。

这个世界是非常公平的,你付出多少,就一定会在未来回报多少。在这之后的五年,冰川在互联网的世界里如鱼得水,快速成长为公司的1名核心,工资翻了比体制内翻了10倍不止。

命运,有时候只需要穿越一个虫洞,就可以改变,而穿越的气力,就是不断地学习。冰川的第一次穿越是高考,第二次穿越是辞去教师的工作,第三次穿越就是离开优酷去阿里。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的第一反应是,“you are crazy?”我记得很清楚,他当时问题,“当你突然找不到自己的时候,你会怎么办?”我说:“找不到就去找。”因而……

其实他所谓的找不到自己,只是因为当时的平台承载不下他的梦想罢了。于是一路走来,为了心中的梦想,冰川就有了各种各样的人生标签,比如2006.11——2011.10,优酷用户中心负责人;2011.10——2012.10,阿里云资深运营专家;2013.12——2014.9,沪江网运营总监。

正如2014年8月6日,刘建宏离开央视,出任乐视体育首席内容官后对记者说的话,“没有人一生下来,脑袋上就盖一个戳‘中央电视台’,这个人一生只能在央视工作,不能去其他地方。人才流动,是社会进步的标志和象征。”

冰川就是如此。他说,优酷的5年、阿里云的1年、沪江的1年让他深深的懂得,人生是一种经历,成功是在于克服了多少,经历了多少灾难,而不是取得了甚么结果,人永远不要忘记自己第一天的梦想,因为你的梦想是世界上最伟大的事情。

追逐梦想 想着明亮那方

这部份是冰川十年磨一剑的重中之重,集结了他所有的坚持、梦想和选择的进程。从体制内工作到体制外工作,从教育到互联网再到互联网+教育,从月薪1500到月薪30000,这中间所经历的种种,都集结到他现在所做的互联网+教育类浏览产品-阅伴App,以及它为阅读所能提供的强大、真实、专业的服务。

其实我并不赞同外界所说的,冰川从教育出走再从教育回归,源于他对教育的酷爱。我倒是更倾向于说,他用自己特有的智慧,妥当地应用互联网这个利器,解决了教育上关于浏览效果不可见的、浏览教育难组织的问题,用浏览量化的技能工具填补了阅读统计的市场空白。而这一切源于他对阅读疯狂的酷爱,这种酷爱升华到一定程度,当他有能力去帮助更多人热爱浏览的时候,他选择了在教育领域搭建一个舞台,拉大家一起演绎人生。这反过来想其实也是一种而酷爱,这类爱超出了行业的界定。当初的出走,是由于梦想遭到了限制,当他经过十年的历练有能力去为梦想搭台的时候,他选择了回归。冰川一直说,他之所以喜欢“冰川”这个词,是由于冰川在露出水面之前,需要在水底做更强大的集结。而他自己就是这样。

冰川酷爱读书,这些年来,无论走到哪里,他的包里总有一本书,可以随时拿出来用或长或短的时间去看,看完了再去倾其所有的分享。其实他也更爱生活本身,不管在哪里,不管什么处境,他都能破土而出,茁壮成长。

在互联网飞速发展的今天,互现网在线教育这把“铁锹”似乎正在敲击教师专职化的外壳,改变着传统教师的职业属性,互联网教育应运而生,它改变现有传统教育弊端,提高教育质量和教育效力,其核心是从根本上提高学生因被动接受灌输而丧失的思维能力,从而开发学生潜在的主动获得知识的能力和创新能力,让学生主动学习、积极思考。这就意味着互联网教育不仅仅是将线下课堂搬到线上,而更应该通过互联网工具让教育形式多样化、内容丰富化,阅伴就是这样的工具。

他曾经说过,如果浏览可以像打游戏一样可以即时反馈结果,该多好呀。于是2016年9月份,他把自己的爱好、愿景和专长结合起来,用阅伴去解决大部分孩子面对的浏览困难。用通俗的话讲,阅伴就是让孩子读纸质的书,读完后在阅伴app选择相应的书目答题升级,整个答题进程就像打怪升级一样有趣,让阅读质量、阅读完成度、阅读的进度都可见,如此来检测孩子的浏览成效,让孩子爱上阅读。2016年到现在从十几个用户到现在的13万用户,从服务几人教师到4800名教师,阅伴用结果证明了冰川又一次选择的正确。

为了在浏览整个活动中,把学生、教师、家长有效的连接起来,冰川组织了家长读书会,让阅读成为家长、孩子共同的活动,让大家一起学会浏览,爱上浏览。同时每年拿出50万元的图书赠与教师,来支持和鼓励教师浏览,让教师和孩子一起阅读,一同成长。

他说,阅读是最自由的行走,在那里你总能遇到最好的自己。他希望未来阅伴可以让中国上百万学生的浏览量化,让他们的浏览可见。在冰川身上,你能看到为梦想持续燃烧的炽热,能看到无愧内心、坚持付出的坚毅,我想这才是一个人获得成功的关键吧。至于创业的坚信、心酸的往事、每个人或多或少都经历过,谁的风光无穷背后没有一把辛酸泪。

冰川的故事讲完了,这就是一个男人和他了不起的十年,关于过往逝者如斯。未来,他也一定会带着他所有的美好品性,去打造属于大家的阅读教育帝国。

希爱力和万艾可都有怎样的副作用

印度九神油

国产枸橼酸西地那非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