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杂谈

拜托别再叫她们慰安妇了

2019-11-09 13:19:17 | 来源: 游戏杂谈

前天,八月十四,世界“慰安妇”纪念日。

昨天,八月十五,日本无条件投降日。

今天才出这篇文章的我,来晚了。

但是,写下这篇文章,我不想记念甚么,不想哀悼甚么,不想歌颂什么。

我只希望,能通过自己的文字,让每一个看过这篇文章的人,口中不再说出“慰安妇”三个字。

拜托别再叫她们慰安妇了

(图为李美金奶奶)

为何?

由于,她们历来就不是甚么“慰安妇”。

她们是二战时期,被迫成为日本军性奴隶的受害者。

“慰安妇”是日本人起的名字,他们宣称,为了遏制性病传播,为了避免兵士因愿望强奸民女,所以他们主动“招征”,自愿报名的女人当慰安妇。

他们主动“招聘”是没错,民众“自愿报名”?

放屁!!!

3年前的记录片「三十二」,受害者韦绍兰奶奶说:

“鬼子突然冲出来,用刺刀挑断了我的背带,就这样,连同我的女儿一起掳走了”

拜托别再叫她们慰安妇了

“我被拖到马路外头,又遇见一个妇人,一起拖走,再遇见一个妇人,又一起拖走”

拜托别再叫她们慰安妇了

刚上映的纪录片「212」,湖北受害者毛银梅奶奶说:

“从朝鲜到中国,日本人说要去袜子厂做工,就这么被关了起来”

受害者李美金奶奶说:

“白天让我们在又高又陡的山坡上干活,我人小力气小,1干活慢日军就拿枪头敲我的后脑勺,腰部也被狠狠敲打,到现在阴天还隐隐作痛”

据统计,几十年前,大陆被迫成为日军性奴隶的受害者,最少有2十万人。(数据来源为纪录片「212」)

“日本娘”、“日本娼”、“妓女”,这些莫须有的罪名,就此被扣在了她们身上。

(图为林爱兰奶奶)

到2014年,上述两部纪录片拍完,还在世的受害者唯一14人。

至今2017年,只剩8人。

几十年过去了,好不容易活下来的她们,又被贴上了“慰安妇”的标签。

被有些文化素养、道德意识极其低下的人辱骂,被大多数对那段历史愤慨难忘的人,施与同情。

试问,她们凭甚么要遭到你们的不耻?

战争毁了她们的一生,难道历史的屈辱也要由她们来背负吗?

流言蜚语,比切身之痛可怕;同胞之心,比仇人之恶狠毒。

「三十二」里,受害人韦绍兰奶奶,在谈及被日军抢走虐待和逃亡的遭受时,虽然一度梗咽,但尚能控制住自己的眼泪。

但是,当她提及自己的丈夫时,却再也藏不住委屈,带着哭腔语无伦次。

“1进屋,丈夫就说,你就回来了,我还以为你不回来了”

“丈夫骂你,恨你,他讲你到外面去学坏”

那一年,她才24岁。

背着1岁的女儿被掳走,受到长达三个月的非人遭受,九死一生地逃回了家,丈夫却以她为耻。

难以想象,听着丈夫的这些话,她是多么的心如死灰。

但是,这些辱骂和不耻,是她们应该要承受的吗?

不是她们毁了家族的清誉,而是战争毁了她们的一生。

灾害来临时,这些奶奶们还都是正青春的女孩子。

心里或许酝酿着人生理想,也许梦想着贤妻良母,耕田种地的平淡生活。

她们也期许着一个充满生气,偶尔还带点坎坷的未来。

没想到,一场战争,就让理想与现实薪尽火灭,她们等来的,是如炼狱般的“慰安所”。

海南的受害者林爱兰奶奶,与影片中其他的老人都不一样。

她是1名抗日救国的女战士。

小时候,她亲眼看着母亲被日本人绑了手脚,扔进河里。

长大后,她加入共产党,参与了革命,她偷偷潜入日军,不但把子弹运给了共产党,还杀过两个日本鬼子,因此取得了两枚抗日勋章。

后来,日军把她抓去了“慰安所”,逼迫她嫁给日本人。

林爱兰奶奶假意答应后,想方设法地杀死了那个日本人,但是自己,也被虐待成了残疾。

如今,虽然只能用双手撑着椅子才能移动,但她的眼神依旧不怒自威,她的房间甚至挂着一把,专门用来抓小偷的刀。

她不苟言笑,也不轻易与外人交谈,能让她唠叨的,就是她以为被人偷去的那两枚抗日勋章。

当她看到失而复得的勋章时,镜头里的她第一次笑了,笑得像个羞涩的少女。

几十年过去了,最令她自满的,仍是抗日救国的往事。

看着林爱兰奶奶的笑容,我也曾不解,为何受过那样的伤,如今,她,乃至她们,都仍旧嘴角上扬。

她们应该是最有资历,去怨恨,去宣泄,去流泪的人。

可她们没有,她们仍以微笑示人,仍以善心待人。

(图为王志凤、符美菊、李美金奶奶)

「三十二」里,92岁的韦绍兰奶奶,住着窑洞似的房子,每个月领着30块钱的低保,每餐饭只有一碗大白菜。

她却每天都是乐呵呵的。

自己挑水,自己去河边洗衣服,自己到市场去挑选一口大小合适的锅。

她就是一个平凡的老人家,和我们自己的奶奶一样。

说话有些口齿不清,聊天时总喜欢碎碎念些有的没的,即便行动不便,也坚持要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所有人都觉得,这世界亏欠了她太多,欠她1句道歉,欠她1大笔经济赔偿,欠她一个幸福美满的人生。

但是,她却说:

“这世界真好,吃野味也要留出一条命来看”

试问,如果我们与她们交换了人生,八九十岁时,你会是什么样的心情?

我想过。

或许我会愤恨上天的不公,会难忍街坊邻居异常的眼光,会惭愧于自己的子女,再严重点,怕是会嫉恶如仇。

你呢?

你觉得,自己能够像这些奶奶们一样,依然对这个世界心怀善意吗?

但是,她们的“豁达”心情,虽然让我对她们的感情,少了一份同情,多了一份尊重的同时。

但更多的,是心酸。

那样锥心的痛,没人能忘。

她们的笑容,让你以为一切都过去了。

但是,一旦回想被打开,你才发现,原来她们的乐观,不过都是在粉饰太平。

住在湖北孝感的韩国受害者毛银梅奶奶,当年失去了生育能力,获救后,领养了一个中国女儿,从此就再也没有离开这片土地。

毛银梅是她自己起的名字,姓“毛”,是由于毛泽东主席,奶奶说:

“我爱毛主席,他爱我们,我们也爱他”

毛主席,是解救她们于苦海的恩人。

谈起当年所受的迫害,她迷迷糊糊地说:

“记得也不记得,忘了也没有忘,不想说,难受”

过了一会儿,她的嘴里开始小声用日语念着一个名字,她说,日本人就是这样叫她的。

又沉默了一会儿,老人家突然站起来,一边90度鞠躬一边用日语说着:

“欢迎光临,请进” “你进来,你上来”

如今,她说着一口地道的老湖北方言,早已忘了韩语的发音,这几句日语却仍然记忆犹新。

这些条件反射的动作和词句,能不叫人心酸吗?

那些苦,她们不是忘了,她们只是藏起来了,越藏越深,藏得自己都差点找不到了。

但那些刻骨铭心的记忆,已然与身体融会,藏在她们放空的眼神,佝偻的背影里。

纪录片「三十二」的海报上,韦绍兰奶奶站在她“怎么看也看不够”的山河脚下,双手背在身后,身子微微上扬,恍如在感受这美好的世界。

小小的她成为海报上的1小块儿阴影,就像那场战争带给她们的——

面前的大好河山,美好向往,都逐渐缩成一道阴影,只有在这黑私下,她们才是安全的。

和海报一样,「三十二」通过对韦绍兰奶奶的专访,用语言向我们呈现了一个受害者完全的人生。

你会被她满足的心态感动,你能从中感受到历史的摧残,你会想要铭记这段历史。

而「212」则截然不同,它的海报不带一丝沉重,反而充满童真。

那个在黑板上画人像的小女孩,是当年惨遭迫害的那20万少女,在祭奠自己的青春吗?

还是如今正在了解、探访那段历史的孩子们,在描绘自己脑海中,年少时的奶奶们?

「212」里零散的片断,让我们看到的,不是历史的惨重,更多的,是她们或安详或贫困,但都一样平静的晚年。

(图为韦绍兰奶奶和导演郭柯)

(图为林爱兰奶奶和导演郭柯)

(图为毛银梅奶奶与工作人员)

可以看出,同一个导演的这两部纪录片,是两种完全不同的风格。

这类演化,正是由于导演郭柯真正理解了这群受害者。

他曾说,「三十二」一直在他心里扎了一根刺。

那时候,他对这群受害者的理解,还只是浮于表面,为了加强她们受过的苦难,影片中乃至采取了摆拍的镜头。

但是,随着这几年的深入接触,他才明白,“受害者”、“慰安妇”都不是她们的全部,她们只是一群想要安度晚年的老人家罢了。

看着镜头里大笑的她们,你才会真正明白,甚么叫做铭记历史,而不是铭记痛恨。

的确,走不出来的不是她们,而是我们。

她们想要忘掉的那三个字,被我们不断提起。

但那不该是她们的名字。

她们是受害者,更是某个人的妈妈,某些孩子的奶奶。

假若她是你的亲人,假若那是你的人生,这三个字,你怎么叫得出口?

pS:「三十二」可在爱奇艺上观看。

ppS:「2十二」目前仍在上映中,请到电影院支持,导演承诺会将保本过后的收益全部捐赠。

万艾可副作用多吗?

viagra一粒

能延印度神油

猜你喜欢